今天是:
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
首页 > 文化网 > 望河楼

我的大学梦

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15日15:46:52来源:澳门金沙网址-澳门金沙网站-澳门金沙官网平台注册编辑:闫继华 评论:放大 缩小 默认

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《驻马店手机报》,每天1毛钱,无GPRS流量费。

□谢石华

reny180615.jpg

谢石华的大专毕业照。

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也是我国恢复高考制度41周年。转眼间,我已参加工作32年、入党33年半,由一个农村苦孩子成长为一名享受副处级工资待遇的国家公务员、一名在当地小有影响力的文艺工作者。回顾大半生的人生旅程,最难忘的就是我的大学生活。

上小学的时候,没做过大学梦。因为那时正是“知识越多越反动”的年代,学校实行的是“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”,中学毕业后全都回乡“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,大学偶尔招收工农兵学员,也是采取“推荐与选拔相结合”,普通社员的子弟根本沾不上边。我二哥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,但因为父亲只是生产队的饲养员,初中毕业推荐上高中时,硬是被生产队长的“学混子”儿子顶掉了。因此,那几年父亲对我热心学习颇为反感,常说:“上恁多学干啥?毕了业还不是照样回来打秫秫疙瘩(干农活)。”每学期三块钱的学杂费,不哭闹三五次父亲是不会给我的。

粉碎“四人帮”的那年秋天,我升入初中。社会上不再批“教育回潮”,倒是辽宁的“白卷英雄”张铁生和河南南阳的所谓“马振扶事件”受到了批判。学校里以前受批判的几位“臭老九”,开始受到人们的尊重。

第二年冬,全国恢复高考。

父亲听说农家子弟可凭自已的本事考大学,高兴地对我说:“咱人老几辈不识字,你要好好学习争口气。”从此,我开始做起自己的大学梦。

两年后,我沐浴着全国科学大会的春风,以优异成绩考入几十公里外的县一高。为了方便每周步行来回带口粮,父亲破例给我买了一双新球鞋。然而,由于偏科,前几次参加高考都落选了。每次落选后,我都羞得无地自容,感觉没脸见人。同村和我一同考入县一高的其他几个同学,大都打了退堂鼓。我也一度有过动摇,但老师们总是热情鼓励。父亲看着我瘦小的身材,坚定地说:“劳动力不缺你一个,只要愿学,家里砸锅卖铁也供应你。”为了集中财力供我上学,家里硬是牺牲了大妹上高中的机会。那时已包产到户,学习优秀的大妹只好回到父母身边支援农业。

1983年9月,在度过了整整5年“四两杂面难充饥,两道习题抠半宵”的高中生活后,我以略高于本科线的分数跨入大学门槛——被郑州牧专中兽医专业录取。父亲卖掉家里全部小麦,给我兑换了粮票,准备了盘缠。远亲近邻也纷纷到家里祝贺。

为了节省开支,我一个人乘坐长途汽车到郑州报到。到郑州后,我顺利坐上学校迎接新生的专车。

那时,郑州牧专虽然偏远破旧,但比起我们穷乡僻壤,还是好很多的。于是,当少部分同学感到学兽医不光彩、将来踏入社会没地位时,我会禁不住引吭自白:“……速效西医当汲取,便利国术宜精通。莫道吾侪人不屑,报国甘当苦行僧。”没有想到,这首《入校有感》一经在校报刊出,立即引起全校的关注。从此,我成了校报主笔,成为校内各种活动的约稿对象,成为全校最活跃、最知名的学生干部之一。

第三学期,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成为本届入党最早的两名学生之一。以后,我荣幸参加了郑州市第二期整党(试点)学习,转正后先后介绍10名同学和老师入党,并多次被评为“优秀团干部”、“三好学生”、“优秀校刊通讯员”等。

临毕业那年,组织上征求我的毕业去向。本可以争取一级分配、留在大城市的我,谢绝组织关爱,怀着报效家乡的宏愿,回到了驻马店。有关方面原本为我内定了一家对口单位。但当我到人事部门报到时,行署刚刚做出一项决定:凡为生产第一线服务的专业,一律下基层。这样,我又回到家乡新蔡县待分配。

阴差阳错的是,地区卫校同年毕业、原拟分配到地区医院的女友,这时却意外地被分配到省人民医院工作。于是,不到半年,这段苦涩的初恋就画上了句号。

回县里后,县人事局把我们6名学习农牧的大中专生分配到农牧局。但农牧局迟迟未做具体分配。其间,团县委需要选拔乡团委书记,县农校也需要教师。但我个子不高,不愿当教师,也不愿转行搞行政,一心想着学啥干啥,急于早点参加工作。但等了许多天,也没人搭理我们。

最终,我被分配到离县城最近的十里铺乡任兽医站副站长、主持工作。一上班就任职,这在同时毕业回县的大中专生中是特例。

受形势的影响,当时的乡兽医站风光不再,我们的站长早已回自己家开私人药铺去了。站里只剩下3名医生、1名职工,其中那名科班出身的医生也在自己的住室里干私活。

我这一站之长只能在“一床一凳一孤盏,一间小屋伴医官”的条件下办公、学习。虽然条件艰苦,但能发挥学业专长直接为老百姓服务,我心中感到莫大的欣慰。

在全站同志的共同努力下,濒于倒闭的十里铺兽医站很快有了起色,受到领导的好评。两个半月之后,我被抽调到县农委工作。不久,我又代表农委参与县纪委涉农案件的查办工作。结束后,我被调回县畜牧站,负责办公室工作。1988年2月,我被选拔到新成立的县扶贫办工作。1992年12月,我被任命为李桥回族镇副镇长。

2002年1月,我被提名为十里铺乡乡长。一年后,由于我平时爱读好写、时不时在媒体上发些文章,被调到县委宣传部任副部长兼文联主席。

主持文联工作之初,没有一分钱工作经费,我只好从组织商业演出起步,筹集经费、开展工作。我把文联工作当作一份使命、一项事业来做。虽然中间也曾动摇、犹豫过,但始终不忍离弃。于是,一干就是十多年,我由一个学兽医的“土八路”,逐步成长为一名大家比较认可的文艺“正规军”。本来已经退居二线,目前仍在顶岗值班、履职尽责。

至于学历高低,本人从不去刻意追求,但也不敢放松自己。故为书房名曰:自砺斋。

刚参加工作时,虽然业余致力于看书学习,并发表了一些作品,但爱情的挫折、境遇的变化和身体的一度孱弱,使我一度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打算。自修的主攻方向,转为不断适应新的岗位需要,满足自己的读写爱好。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,看到许多中学毕业、中专毕业的同志都拿到了大专以上文凭,我才痛下决心,报考了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的经济管理专业。历经两年半的在职学习,至2000年12月,终于取得本科文凭。

10年后,我儿子也顺利踏入大学的校门。

世事茫茫难自料,人生百年易成烟。我们能享受到今天的大好形势、幸福生活,只能感谢改革开放,感谢及时恢复了高考制度。

没有拨乱反正,就没有我的大学生活;没有大学深造,就很难获得为社会服务的本领。社会,是一本读不尽的书;未来,是一节讲不完的课;理论和实践,是一所我们永远难毕业的大学。

《天中晚报》邀你讲述“我与改革开放40年”

 征集内容:

1.文字类。与改革开放有关的回忆类文章,要求文风朴实,以记叙文为主,3000字以内,可以附图片。

2.图片类。包括1978年至2018年能体现时代政治、社会、经济、文化、生活变迁的照片,附详细的说明文字或相应的故事。

作品须紧扣“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”主题,内容要以小见大,从自身经历、周边变化及所见所闻入手,回忆自己在改革开放40年进程中“参与、创造、见证、受益”的经历和感受,回顾改革开放40年中难忘的个人见闻和思考感悟。

征集时间:

2018年4月至12月20日

投稿邮箱:

tzwbfkb@sina.com

免责声明:

1、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本网将及时处理。邮箱:zmdrbwz@163.com

2、澳门金沙网址-澳门金沙网站-澳门金沙官网平台注册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、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,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。

0